三联总编李昕:做编辑是一种人生的选择

- 编辑:admin -

三联总编李昕:做编辑是一种人生的选择

在很多次被人问及“如何做一个好编辑”时,我通常第一条会跟大家说,一定要把编辑作为一种人生选择而不能作为一种暂时的职业选择。也就是说,应该把编辑作为一种人生理想,而不仅仅是作为一种谋生手段。这是无数成功编辑用他们的一生实践来证明的。真正做一个好编辑,是要用一生去追求的,只有这样才可能成功。做编辑的代价不要想当官发财成名要放弃其他成功机会既然我们要求编辑把这个职业作为人生选择,那么就应该承认,任何人生选择都是有代价的,其实做编辑的代价很大。我首先要说的是,你做编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你的成本是怎么样的,你放弃了些什么。人民文学出版社老总编辑韦君宜在给编辑上课时讲,做编辑不要想当官,因为做编辑当官当得再大也不过是总编辑,总编辑也不是什么官;做编辑大概发不了什么财,不过就是给出版社服务,而出版社的工资与社会上的各行各业相比可能也不是高薪;做编辑也不要想成名,不要说跟那些歌星、影星相比,哪怕跟专家、学者相比,做编辑也很难像做专家、学者那样成名,编辑强调的就是为他人作嫁衣,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工种,既然默默无闻当然很难成名。人文社前任总编辑屠岸曾讲到老编辑一辈子的奉献,那种牺牲自我的精神。他举了一些例子,讲到王笠耘那样的老编辑,自己有非常高的创作才能,却放弃了自己的创作,为他人作嫁衣。王笠耘1947年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就写过长篇小说,受到李广田先生的称赞,但是他后来在人文社编了几十年的文学作品,自己没有再写过一本书。他60多岁退休的时候发表了一通感言,说自己为他人作嫁衣做了一辈子,现在终于有机会为自己做一件寿衣了。说得编辑们无不动容。当然,我们也提倡编辑一手编一手写,编辑从事本职工作之余也可以自己搞一点创作和研究,但主要精力肯定要放在编辑上,这样无疑会减少创作和研究的成功机会。所以说,做编辑要付出很多代价,选择了编辑就意味着放弃了很多其他可能成功的机会。另外,做编辑也很辛苦。微博上曾经流传过一条段子叫做《千万不要做编辑》:“天若有情天亦老,人干编辑死得早。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看清样稿。两岸猿声啼不住,相互讨论印张度。洛阳亲友如相问,一双红眼盯批注。问君能有几多愁?纸令令重不会求。忽如一夜春风来,扉页正文不会排。风萧萧兮易水寒,各种标点各种难。垂死病中惊坐起,千万不要做编辑。”这条帖子被转发了上千次,很多人跟帖说:“一曲新词酒一杯,作者脱稿最悲催”“编辑排版最受累,为伊消得人憔悴”,还有人说“伤不起”“快改行”,也有人说“爱恨交织”“痛并快乐着”。的确,编辑有很多辛苦、很多苦衷,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拿我自己来说,就曾经遇到香港一个地产商的奉劝,他说像你这样的人在出版社里做编辑可惜了。“我在北京设公司,你做老总好不好?”但这种事我没有考虑。我觉得没必要改行。我选择做编辑至今不后悔。做编辑有那么多的奉献,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但我还是要选择做编辑。做编辑带给我们什么职业选择考虑四个条件传播文化促进社会进步做编辑到底能带给我们什么?我们做职业选择,通常会考虑4个比较重要的条件:第一是你选择的职业能不能使你学到东西,第二是你选择的职业是否符合你的兴趣,第三是这个职业能否发挥你的创造性,第四是这个职业可否使你有成就感。做编辑能否满足这4个条件?第一条,能不能学到东西?编辑每时每刻都在向作者学习、向书本学习、向老编辑学习,这是一个可以让人终生学习的职业。第二条,符合不符合你的兴趣?因为你是爱书人,就喜欢读书。而编辑这行可以让人每天在读自己喜欢的书。这是一件非常有兴趣的事,或者说编辑工作可以给你带来很多乐趣,这一点令人满足。第三条,编辑是一个非常富有创造性的工作,每编一本书都包含很多创造性,每个选题策划都有自己的创造性成果体现在里面。最后一点,关于成就感。如果我们编的书得到社会的肯定,我们就会很有成就感。大家都说,一个理想的人生要实现自我的价值,没错。做图书编辑可以通过出版物普及知识、传播文化、启蒙民众,促进社会进步。可见这个职业是一个非常高尚的职业,也是一个能对社会作出特殊贡献的职业。季羡林先生不止一次说过:“今天我们这个社会最需要的是创造文化、传播文化的人。”即便我们不能说自己是在创造文化,但我们肯定可以传播文化,并因此而成为社会最需要的人,这是编辑工作者的幸运。其实还不止于此。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你可以当记者,可以当专家、学者,可以用写和说表达你的思想理念,传播你的文化知识,你也由此可以实现个人价值。但是如果你仅仅做这些,贡献还是有限的,因为你的精力有限。编辑则可以借助社会资源来实现个人价值。你有什么思想、什么观念可以通过你的图书表达,而且表达的内容可能远远超过你本人的水平和能力,这是别人做不到的。因而你一生的成果肯定会很多,这种成果是集合性的,集中反映着众多作者的创造性成果。如果你从二十几岁开始就做编辑,并把它作为一生的事业来做,可以做三十几年。一个编辑一般来说一辈子编的书可能都不下500本,这里当然可能包括一些并非你责编而只是你参与编辑的。这些书如果摆在柜子里你会非常有成就感。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