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承拍卖父亲藏书交诉讼费 欲设立季羡林奖学金

78岁的季承,3月27日下午在律师的陪同下,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交纳了54万余元的诉讼费用。至此,由季羡林遗产引发的季承起诉北京大学,要求返还季羡林生前“委托保管”的总计649件文物及藏品一案,正式进入审理阶段。季承告诉记者,2011年在嘉德拍卖父亲藏书所得一千余万元,他和外甥已经平分,54万余元的高额诉讼费正是来自于此。诉讼费用来自拍卖藏书所得之前有媒体曾经报道,由于本案的标的额为1亿元,季承付不起巨额诉讼费。对此,季承解释说:“我虽然是中科院的高级工程师,但退休后的每月工资还不到4000元,要靠自己的工资所得拿出54.18万元的诉讼费确实有困难,不得已动用了之前拍卖父亲藏书的所得款。”2011年11月,中国嘉德2011秋季拍卖会在北京举槌,“季羡林先生藏书”专场所汇集季羡林旧藏中文古籍165种。在此次拍卖的季羡林藏书中,董诰等辑《全唐文一千卷目录三卷》清嘉庆十九年内府刻本这部书为殿本,纸张、印刷均为一流,且品相完好,极为难得,以494.5万元拔得头筹。此外,《四部丛刊附二十四史》上海涵芬楼影印本以138万元人民币位列第二。欧阳询撰《艺文类聚一百卷》明嘉靖二十八年刻本,《昌黎先生集四十卷遗文一卷集传一卷》明东吴徐氏东雅堂刻本,《柳河东集四十五卷外集上下卷龙城录上下卷附录上下卷》明嘉靖间郭云鹏济美堂刻本均拍出80.5万元。最终成交额超过1620万元人民币,成交比率高达98%。拍卖所得大大出乎季承的预料。拍卖所得与外甥一人一半季承告诉记者,此次季羡林藏书拍出的1620万元,除去拍卖费用,他和外甥所得大约1300万元。“因为这些拍卖所得的拥有权归我和外甥,只能跟外甥一人一半。我现在住的是父亲蓝旗营的房子,外甥也享有部分继承权。所以,我另外又给了外甥 200万。”季承透露,归他的那部分拍卖所得款自己没有乱花,因为打算设立的季羡林奖学金计划数额是一亿元,他担心不够。至于季羡林奖学金啥时设立,季承称只能等到与北大的官司结束后才能确定。(济南时报)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